行业新闻 News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秦汉艺术文化的包容性与雕塑手法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日期:2016-12-01 访问次数:160
    随着强势军事的扩张,文化也必然相应扩张。秦汉的国家疆域不断扩大,使得各民族间的文化渗透不可避免,文化同化也随之产生。军事强势造成文化强势,从而造成它对周边甚至更远地域其他文化的主动权。
    秦朝统一六国,同时也面对着包括战国诸子百家在内等不同文化的优良资源。秦国是一个善于吸纳别国长处的国度,在历史发展上网络了多国政治良才。卫国的商靴与吕不韦,魏国的张仪与范滩,楚国的李斯,韩国的韩非,都在秦国找到了用武之地。秦兵马俑的塑造,也集中了全国的能工巧匠。秦俑二号坑的文物里,有吴国的钩、赵国的弩、西戎的剑、韩国的锁;在秦陵西侧出土的铜车马上有楚国的纹饰;而且,秦国很快就能把别国的东西加入本国特色,进而融为一体。二号坑出土的兵种就是证明:赵人胡服骑射,发明了骑兵,秦人则将其与车兵结合组成大型军阵。车兵三人一乘,冲击速度极快,以此出奇制胜。
    汉朝的中原文化则是一个融合先秦北国文化、南方楚文化、东方齐文化和些许匈奴草原文化的集成体,在西汉首都长安,更是汇集了来自关中、关东等地的各方人士,思想文化上的高度一致,各民族的渐趋融合,最终形成了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,形成了以中原为主体的中华文明。中华文化的特征可谓“一体多元”,博大精深。中原文化在不同历史时期以一体化的面貌出现,而它本身即是由不同地域的文化融合而成;又通过对更多文化的同化、吸纳与演进,形成多元化的风格。在雕塑的处理手法上,主要体现在具象和意象并重。秦俑在具象写实方面取得了极高的艺术成就,然而从整体造型上来看,秦俑的外形颇有些写意之风,浑厚圆实,团块感和厚重感很强。如一些军吏俑微突的“将军肚”、下摆张开的征袍、圆圆的肩背、手臂、小腿,手法非常概括,极大地增强了雕塑的整体感。若论意象与具象并重的表现手法,当以霍去病陵墓雕刻为最。匠师们运用循石造型的手法,不求形似的象真,以恰到好处地表现客体特征为度,介于“似与不似之间”,从而巧妙加强了作品的整体感和力度感。北京艺术设计学院的李惠东在《从西汉霍去病墓石雕看中原文化与北方草原文化的交流》(载于《美苑》2005年第四期)中说“在对匈奴的战争及经济文化交流中,中原文化也在不断吸收草原文化的阳刚与力量、气质与精髓,霍去病墓石雕中,马之所以占据了主体,也与此有关”,因为马是“草原文化的核心”,石雕中对马的塑造“更能体现草原文化对中原文化的补充”,体现了发展中的中原文化同北方草原文化的交流与融合。
    随着丝绸之路的开辟,中国的丝绸源源不断地运往西域和欧洲,汉代也迎来了第一个文化交流的高潮,西方的奇禽异兽、珍花异木,纷纷传到长安城,西域的音乐、舞蹈、罗马的杂技艺术也传到中国,极大地丰富了汉代民间的社会生活。这一点,可从形形色色的舞女俑、说唱俑、骑兵俑等雕塑作品上清楚看到。汉王朝还用十分主动的态度采用许多有用的外国植物,以为己用,并把它们并入到自己完整的农业体系中去。通过丝绸之路,中国在向世界各国展示自己灿烂文化和创造力的同时,也以恢宏的胸襟和开放的气度,大量引进域外各种文明成果,极大地促进了汉代繁荣,并使中国古代文化进入了开放性与多元化的辉煌时期。
    鲁迅在评价中国传统文化时往往多有悲叹,然而对于汉代文化却给以深情赞赏和积极肯定,其评价汉代石刻的“气魄深沉雄大”等语,已经不仅限于艺术,而涵盖了整个汉代开放包容、为我所用的文化精神。他在鉴赏汉代铜镜时曾说“遥想汉人多少阂放,新来的动植物,即毫不拘忌,来充装饰的花纹。”这可看作对汉代艺术文化特征的一番点睛评论。确实,唯有强者,或者说唯其有更强的可能,才能做到如此胸怀博大,不斤斤计较,不精挑细选,做到从容不迫、“毫不拘忌”。而这些,也正是秦汉强势文化善于包容吸纳、自我创新的特点在雕塑处理手法上的具体体现。